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35|回复: 0

新城,我的故里小村

[复制链接]

6

主题

0

回帖

27

积分

网站编辑

积分
27
发表于 2024-5-14 08:32: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季节中的沙洋  10首
                      周平林
这个季节
早晨的风,总是趴在窗口
而一些脆弱,自有去年的花汛
让那些低头的旷野 河流,回到沙洋的春天。
歌颂一条河流或一片旷野
可以让区域外的城市牵起荆门的手
而一些经历过的恐惧和历史
却在汉水四面
被穿过桔园或油菜花园的高铁站点
映射成明天的故事。
今日惊蛰,站在江堤上,我看见有人在玩提线木偶
有人在远处盖房子,铺路……
             2021年1月22日


沙洋老镇
从郊外到县城,旧农场的风吹着

秋天回到从前
走了很远的路
回到汉水的街上
我试想着
将一封注满忠心的家书寄往远方。

白骨塔,湖下水凉

小城的人至小,喜欢在把一些雄心壮志
种在传说的古塔下

就等待某一个文明时刻

挖空心思的涌向外面的白银时代。

然后留下整座小城
被汉江挽在怀里,让那些汉唐明清
千年的街名和不老的乡绅

依旧在十里之内串着乡音
新月每天从汉水升起
老镇翻新成小城,进城的人预示着一些事物回来

出城的人 梦见谁。谁就来了。

2023年11月17日

怀念记忆的芦苇花
用笆扇驱凉的人,如今在那依旧的巷子里
早己很少了
在沙洋,老街的铺子扎进河心
跑过三个湾滩
也见不一枝芦竹 立于水岸
江堤随汉水东流,三五十年的
大片、大片的芦花
飞到云上了么
偶尔的梦,落在仲夏
总有一些风影,在旷野拨亮几朵芦花
淡淡的,如今小镇变成了县城
故人走了,有些失落成了破碎的窗花。
             2021年7月9日

   故里新城

耕地被工业征收 今天是夏月初七
最后一次收油菜的人
背手 低头叹息
为什么汉水依旧向东
而那些鸟声 江中渔火 在向晚的时候
都是别人的

天黑了 倒毁的砙砾
借助于月光
细细的敲打 旷野的虫鸣和风声
城廓已成他乡 花朵和叶子
拼命的深刻 还是还原不了昨天的样子

我假装临风故里
可脚下三两只小小的蜗牛
在寂静里爬呀爬,终于爬过了断垣和枯枝
风声鹤唳 我感觉远处的残影间
一个外出的老人
披风上肩 重重地关上庭院的木门。
2023年5月31日

汉江老堤
汉水的讯期过后
那被赞美多年的“杨柳林、汉江堤”
是沙洋下小村特有的名词
棉花和麦子,红蜘蛛和荜草
自五月它们就驮起了阳光和白云
把乡愁搓磨成岁月。
炊烟晨起夕落
告别河床的落榜少年,去了哪里?
旷野散尽,于无深处的荷影
开了又谢,那五月大片的黑飞蛾
去了哪里?
乡间漠然,偏偏漠然痛在心尖
唯有江风老堤,一如人情世故多年情怀
我学屈子迎江啜酒,你在另一个地方
又找到自己。
       2023年5月7日

冬走襄河故道

青铜似的马,饮着月光里的江水

防风林的叶子散开
任星光穿透,那些窥视轻柔地
轻柔地靠近现场。

书面的另一边,写作者的盘子

盛满浆果,牧马人期待星夜风起

他但愿心中那条月光的白

交给等了千年的嫦娥。

其实想象是如此的疲惫

就像一百年前的雕刻家放下凿子

让那些美好的河卵石满身伤痕,尤为清冷。

斯人踩过江水,故人又去

不轻信,河神点燃青灯

唉—-
唯愿铜钵中的马迎风嘶鸣。
   
           2023.11.18


范家台写意
从老样子中走出,范家台
依然挂在落日里
傍边新建的三峡村
很长时间没有找到那个高台
黄昏延长了一些,习惯了山道的人
在平原的拐弯处
疑惑的将一堆堆树皮点燃
他们说,要学平原的老人抽烟
看着烟雾,才能逐渐地垒起那个望乡的台
在暮色中范家台又走进了墨画
一代一代的人走过这个地方
都有莫名的不舍和难忘,不远处看得见
江枫渔火
我们的欢喜,是来自于心中那一盏盏过客的灯火
我们又莫名的惆怅,这个地方
像夏夜的风,吹着、吹着。
              2024.4.27


荆 门

荆门是一座小城

一条河往东,一条街道朝南交叉而过

小城还有一些的小巷

与古人有关,但很多人没有走过。

一九八六年,我沿着小街走过东门

县医院后面

一幢灰色的古楼上刻着"龙泉书院"

我在书院门前歇过半响

妄想着我的情人应该在里面|

然后,我对着旁边的空山大喊

这一喊就是四十年。

小城有风有梦,但很多人入乡随俗

拖动着咕噜的乡音仰望星空。

昨天小寒来了,我依然感觉

一万个理由心平气和

依然看见大部分人,回到记忆的中间
看自己站在春风里

和祖国一起变化。

2023.12.7



再望楚门
城堡色的辉煌,在傍晚落在了
城墙上
雪和秋天的老故事
由汉水波及山峦和平原
像久远了的光,震动荆门的里外。
野生的鸟和疯长的松林知道
那只军号,在前沿设置的吹
有了三千年吧,诸侯与民生
楚门下,被吹的奄奄一息,又生命激荡。
那些被黄土遮挡又在青草中
清晰的影子
有人念及着 沙洋 马良 后港 漳河
一些名字每天都在城墙下漫步
这老了的、更薄、更清晰、更远的脚印
到目前为止
他们从不讨论残痕的铜辙和铁迹
休耕和建城
在号手短暂的小歇中
他们期待高速公路穿过漫长的荆楚
期待,那个铁打的江山还绘在厚重的门楣……
     2017.10.24

厚道之城
和风徐徐间,那些白云落下来

长成认真的青山

细雨蒙蒙,一些燕子飞回来

探望一个桃花与水母交映的湖。

四月抵临春夏

有人说,想在这个时候去看看那个

可以直接在湖里喝水的城市。

昨天,山花烂漫
那个城
岁月静好,叫荆门!

2024.3.27


周平林. 平林舟子,湖北诗人。1992年开始诗歌写作,陆续在《人民日报》、《十月》、《花城》、《诗刊》、《星星》、《汉诗》、《读者》、《延河》、《花城》、《大公报》等刊发表诗歌作品。曾获美国读者文摘诗歌金钥匙奖、台湾中山文学奖等。现为某市人大常委、市民主党派市委专职副主委、市作协副主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